李善兰(1811年1月22日—1882年12月9日)出身于读书世家,其先祖可上溯至南宋末年京都汴梁人李伯翼。伯翼一生读书论道、不乐仕进。元初,其子李衍举贤良方正,援朝请大夫嘉兴路总管府同知,全家定居海宁县硖石镇。500年来,传宗接代至17世孙,名叫李祖烈,号虚谷先生,治经学。祖烈初娶望海县知县许季溪的孙女为妻,不幸许氏早殇;继娶妻妹填房,又病故。后续弦崔氏,系名儒崔景远之女。崔氏生三子:心兰、心梅、心葵,并一女。心梅亦通晓数学。李善兰早年在家乡娶妻许氏,无子;晚年在北京纳妾米氏,仍未得子;乃过继外甥崔敬昌为嗣。敬昌字吟梅,曾任江海关文牍。

李善兰

李善兰自幼就读于私塾,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他资禀颖异,勤奋好学,于所读之诗书,过目即能成诵。

中国清代数学家、天文学家、力学家、植物学家。原名心兰,字竟芳,号秋纫,别号壬叔.浙江海宁人。清嘉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生;光绪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卒于北京。自幼喜好数学,后以诸生应试杭州
,得元代着名数学家李冶撰《测圆海镜》,据以钻研 ,造诣日深 。道光间
,陆续撰成《四元解》、《麟德术解》、《弧矢启秘》、《万圆阐幽》及《对数探源》等,声名大起。咸丰初,旅居上海,1852~1859年在上海墨海书馆与英国汉学家伟烈亚力合译欧几里得《几何原本》后9卷
, 完成明末徐光启、利玛窦未竟之业
。又与伟烈亚力、艾约瑟等合译《代微积拾级》、《重学》、《谈天》等多种西方数学及自然科学书籍。咸同之际,先后入江苏巡抚徐有壬、两江总督曾国藩幕,以精于数学,深得倚重。同治七年,经巡抚郭嵩昭举荐,入京任同文馆算学总教习,历授户部郎中、总理衙门章京等职,加官三品衔。他以《测圆海镜》为基本教材,培养人才甚多。他学通古今,融中西数学于一堂。1860年起参与洋务运动中的科技活动。1868年起任北京同文馆天文算学总教习,直至逝世。主要着作都汇集在《则古昔斋算学》内,13种24卷,其中对尖锥求积术的探讨,已初具积分思想,对三角函数与对数的幂级数展开式、高阶等差级数求和等题解的研究,皆达到中国传统数学的很高水平。继梅文鼎之后,成为清代数学史上的又一杰出代表。他一生翻译西方科技书籍甚多,将近代科学最主要的几门知识从天文学到植物细胞学的最新成果介绍传入中国,对促进近代科学的发展作出卓越贡献。

9岁时,李善兰发现父亲的书架上有一本中国古代数学名着——《九章算术》,感到十分新奇有趣,从此迷上了数学。

99贵宾会亚洲官网,14岁时,李善兰又靠自学读懂了欧几里得《几何原本》前六卷,这是明末徐光启、利玛窦合译的古希腊数学名着。欧氏几何严密的逻辑体系,清晰的数学推理,与偏重实用解法和计算技巧的中国古代传统数学思路迥异,自有它的特色和长处。李善兰在《九章算术》的基础上,又吸取了《几何原本》的新思想,这使他的数学造诣日趋精深。

99贵宾会亚洲官网 1

几年后,作为州县的生员,李善兰到省府杭州参加乡试。因为他“于辞章训诂之学,虽皆涉猎,然好之总不及算学,故于算学用心极深”,结果八股文章做得不好,落第。但他却毫不介意,而是利用在杭州的机会,留意搜寻各种数学书籍,买回了李冶的《测圆海镜》和戴震的《勾股割圆记》,仔细研读,使他的数学水平有了更大提高。

海盐人吴兆圻《读畴人书有感示李壬叔》诗中说:“众流汇一壑,雅志说算术。中西有派别,圆径穷密率.”“三统探汉法,余者难具悉.余方好兹学,心志穷专一。”许祥《硖川诗续钞》注曰:“秋塍承思亭先生家学,于夕桀、重差之术尤精.同里李壬叔善兰师事之。”看来,李善兰曾拜吴兆圻为师,学习过数学。

李善兰在故里与蒋仁荣、崔德华等亲朋好友组织“鸳湖吟社”,常游“东山别墅”,分韵唱和,其时曾利用相似勾股形对应边成比例的原理测算过东山的高度。他的经学老师陈奂在《师友渊源记》中说他“孰习九数之术,常立表线,用长短式依节候以测日景,便易稽考”。余楙在《白岳诗话》中说他“夜尝露坐山顶,以测象纬踌次”。至今李善兰的家乡还流传着他在新婚之夜探头于阁楼窗外观测星宿的故事。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帝国主义列强入侵中国的现实,激发了李善兰科学救国的思想。他说:“呜呼!今欧罗巴各国日益强盛,为中国边患。推原其故,制器精也,推原制器之精,算学明也。”“异日人人习算,制器日精,以威海外各国,令震摄,奉朝贡.”从此他在家乡刻苦从事数学研究工作。

1845年前后,李善兰在嘉兴陆费家设馆授徒,得以与江浙一带的学者、张文虎、汪曰桢等人相识,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数学问题。此间,李善兰有关于“尖锥术”的着作《方圆阐幽》、《弧矢启秘》、《对数探源》等问世。其后,又撰《四元解》、(麟德术解》等。

99贵宾会亚洲官网 2

1851年,李善兰与着名数学家戴煦相识.戴煦于1852年称:“去岁获交海昌壬叔李君,……缘出予未竟残稿请正,而壬叔颇赏予余弧与切割二线互求之术,再四促成,今岁又寄扎询及,遂谢绝繁冗,扃户抄录,阅月乃竟.嗟乎!友朋之助,曷可少哉?”李善兰与友人在学术上相互切磋,取长补短,他与数学家罗士琳、徐有壬也“邮递问难,常朝覆而夕又至”。

1852年夏,李善兰到上海墨海书馆,将自己的数学着作给来华的外国传教士展阅、受到伟烈亚力等人的赞赏,从此开始了他与外国人合作翻译西方科学着作的生涯。

李善兰与伟烈亚力翻译的第一部书,是欧几里得《几何原本》后九卷.在译《几何原本》的同时,他又与艾约瑟合译了《重学》20卷。其后,还与伟烈亚力合译了《谈天》18卷、《代数学》13卷、《代微积拾级》18卷,与韦廉臣(A.William-son,1829—1890)合译了《植物学》8卷。以上几种书均于1857至1859年间由上海墨海书馆刊行。此外,他还与伟烈亚力、傅兰雅合译过《奈端数理》,可惜没有译完,未能刊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