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海战,是南宋覆亡的标志性事件。祥兴二年二月,宋军抵抗元军侵略的最后一战在崖山打响,作战双方的主帅均姓张,元方为张弘范,宋方为张世杰。然而,胜利的指针偏向了张弘范。

元军出动两万兵力、五十余艘战船,宋军出动二十万兵力、千余艘战船,经过激战,宋军惨败,左丞相陆秀夫被迫背着八岁的小皇帝赵昺投海自尽,南宋覆亡。事后,张弘范命人磨崖题写“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十二个大字。

图片 1

华夏文明几千年来,政权屡屡更迭,但这次不同,这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亡国,华夏文明中断。张弘范留下的这十二个字,成为汉人的悲哀。对于把华夏文明推向深渊的张弘范,后人多有鄙视,如明代广东提学赵瑶作诗,“镌功奇石张弘范,不是胡儿是汉儿”,一阵见血地指出了张弘范的汉奸行经。

关于张弘范的身份,有必要交待一下。张弘范祖籍河北定兴,祖上世代为农。河北定兴属于燕赵之地,自古为汉人居住,后被辽、金相继占据。张弘范的父亲张柔即为金人统治下的汉人。金朝灭亡后,张柔成为蒙古人统治下的汉人将领,战功卓着,封蔡国公。张弘范是张柔的第九子,虽然血管里流的是华夏血脉,但他自出生就归属蒙古政权,灭宋行为不过是各为其主,算不上汉奸。

灭宋后,张弘范名声大噪,然而次年便病逝了,享年四十三岁。张弘范戎马一生,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张珪。作为功臣后裔,张珪仕途腾达,元武宗、仁宗、英宗、泰定帝时长期在元廷担任要职,官至中书平章政事,封蔡国公。张柔、张弘范、张珪,祖孙三代忠心耿耿,为元朝一统天下、兴盛发展付出了毕生心血。

泰定四年十二月,张珪病逝。张珪有五个儿子,依次为张景武、张景鲁、张景哲、张景元、张景丞,均得到祖荫,其中长子张景武为定远大将军、保定等路上万户,佩虎符,在河北保定一带算是个人物,其余四子皆有官职。此外,张珪遗孀健在,另有一女。如果不出意外,这一大家人凭着祖上三代的功绩,应该可以衣食无忧地平安生活。但是,意外还是来了,元廷政权内乱。

图片 2

致和元年七月,泰定帝驾崩,时年三十六岁。当时,太子阿速吉八只有九岁。权臣燕帖木儿不但迟迟不立太子即位,反而将其逐到了上都另立武宗之子图睦帖木儿为皇帝,是为文宗。闻讯后,远在上都的泰定朝大臣也把太子扶上皇位,是为天顺帝。这样以来,元朝同时出现了两位皇帝,谁正统,谁非法,最终还是需要一场武力战争。

随即,上都大军南下,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围攻大都,其中一支大军在长城紫荆关与大都军展开激战,结果大都军溃败,“紫荆关败卒南走保定,沿途剽掠,景武与同知阿里沙率乡民梃毙数百人”。意思是说,先前紫荆关士卒被打败后,往保定一带溃逃,途中胡作非为,有好几百个士卒被张弘范的长孙、张珪的长子张景武等人率领乡民打死。

身为定远大将军、保定万户,张景武护土有责,打杀作恶多端的败卒,属于正当防卫,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文宗朝的参知政事也先捏闻讯后恼了,他随即“以兵至保定,执景武兄弟五人,尽杀之,籍其家”,可怜三代勋臣之家,转瞬间人死房空,张珪的五个儿子全被蒙古人杀死,儿媳们也遭到侮辱。在报复行动中,也先捏还把张珪的女儿占为己有,并得到了文宗许可。

“珪祖父三世为国勋臣,即使景武等有罪,珪之妻女又何罪焉?今既籍其家,又以其女妻也先捏,诚非国家待勋臣之意”。陛下啊,有这么对待三代勋臣家人的吗?那些无辜的女人犯了什么错?也先捏不懂事,陛下你也不懂事吗?御史台慷慨激昂的谏言,最终劝动了文宗,文宗下令,命也先捏把抢掠的资财悉数还给张景武的子侄们,同时把张珪的女儿送回家去。

图片 3

然而,仅过了两年,也就是至顺元年,文宗突然得到了一个情报,当年泰定帝争夺帝位时,张珪替泰定帝说了不少好话。泰定帝是文宗的政敌,一直水火不容,既然张珪站在泰定帝一方,张珪的儿子又帮泰定帝的儿子天顺帝打杀紫荆关士卒,这不就是典型的子承父业吗?这不就是跟我文宗皇帝作对吗?文宗新仇旧恨一起算,“追怨之”,“复籍珪五子家资”。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文宗坐稳皇位后,把泰定帝、天顺帝一并废黜,昭告天下自己才是合法的皇位继承者。因为卷入了所谓的皇位之争,因为站错了队,张珪遭到了贬低,张景武等五兄弟在惨死后也永世不得翻身。政治斗争历来是残酷的,不管你祖上何等功绩,何等忠贞,那都是老辈子的事,在现实的政治面前毫无意义。

南宋二十几万兵力千艘战船竟然会被仅2万人几十艘战船的元军打得惨败,张弘范,这个替蒙元卖命、灭掉南宋、让十万宋人浮尸海上的汉人,大概没想到自己的五个孙子会全部死于蒙古人之手。这或许是一种报应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